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ysb体育app官网下载 >

人口流动大洗牌:成都笑了,天津哭了,北上广出乎意料

作者:admin时间:2022-08-20 18:40浏览:
html模版人口流动大洗牌:成都笑了,天津哭了,北上广出乎意料

作者丨阿树

编辑丨乔治

最近,不少城市先后披露了2021年的常住人口增量数据。

受疫情影响,人口要素的流动明显放缓,呈现出一些新趋势。

谁能想到,2021年领跑人口增长榜单的大都是二线城市。北上广人口增长骤然失速,加起来只新增了区区7.7万。

一系列数据更迭背后,城市洗牌暗流涌动。

哪些城市拔得头筹,哪些城市又开始陷入负增长的困局?

01

人口增速榜单:成都杭州领跑,南昌逆袭

从目前公布的“抢人大战”战绩来看,成都人口增量最多。

根据成都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 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数量为2119.2 万,比上年末增加 24.5 万。

另据七普数据,过去10年,成都净流入人口约 600 万,总人口已经跻身全国四强,一线城市里仅次于上海与北京。

这一数据咋一看,有点猛,仔细捋一捋,其实并不意外。

要知道,诸多省会城市中,成都的首位度相当高。2021年,成都的GDP是19917亿,占据四川全省的36.95%,四川GDP第二的绵阳,则只有区区3350亿;人口层面,成都2119.2万常住人口,占据四川全省的25%,相比而言,武汉这一数据的比例为21.34%,广州为14.8%,郑州为12.68%。

毫无疑问,成都“一城独大”,具备虹吸西部绝大多数人口前来发展、定居的底气。尤其是其与生俱来的休闲宜居气质和比肩沿海城市的营商环境直击人心,让成千上万的“蓉漂”定居成都,领略着“天府之国”的川菜文化、三国文化,在消费主义及异彩纷呈的生活方式中“乐不思蜀”。

相比之下,中国经济第五城重庆,人口增速不太明显,2021年重庆人口增量只有 3.5 万。

人口增量第二大城市是杭州。2021 年末 , 杭州市常住人口数量为 1220.4 万,与 2020 年末常住人口 1196.5 万相比,增加了23.9 万。

相比往年,这不是杭州最辉煌的成绩。要知道,作为近些年抢人大战的冠军选手,杭州在2010 年-2020 年间,新增人口共计 323.56 万,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到杭州工作、生活、落户。

之所以去年人口增量势能见顶,有所下滑,多少与头部公司阿里巴巴的颓势、电商模式的祛魅、整座城市产业模式偏软脱不了关系。

尤其当一系列反垄断政策、行业监管密集出台,当经济模式从侧重效率转向公平,当风口经济从“软”变“硬”,以阿里为代表的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告别“赛马”,砍掉新兴业务,裁员成了悬在年轻人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于是你会看到,宇宙的尽头是编制,会有不少年轻人在裁员的风潮中离开网红杭州,考公、下沉到县城当公务员都不在少数。

但是,杭州并没有停下“抢人”步伐。前有多个区出台人才落户、购房优惠政策,加码补贴争夺人才,后有“大学生创业失败,10万元以内政府买单”登上热搜,人社厅电话被打爆,这座城市依然靠着一系列抢人奇招,频频“出圈”。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南昌,去年人口增量位居前列,新增人口 18.3 万,常住人口达到 644 万,成为特大城市。

这背后,是南昌一边在疫情下宣布零门槛落户,深化放管服,一边乘元宇宙之风引进VR产业、完善动力电池产业链,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其作为省会城市的首位度,吸引了不少本省人留赣发展。

作为山东经济最强市,青岛去年城市人口增量不俗,较上年增加 15.1 万,常住总人口达到 1025.67 万。

此外,郑州、宁波、嘉兴、南京、福州等城市去年人口增量均超 10 万。

这其中,大部分是强省会战略或经济强市,对省内人口有较大的虹吸力,比如坊间调侃的“徽京”南京、坐镇中原大地的郑州、GDP首超泉州的福州、人均GDP位居前列的宁波。

02

逃离北上广,出走京津冀

当一众强二线城市纷纷领跑人口增长榜,一线城市似乎“无心恋战”。

从目前披露的数据来看,“逃离北上广”已经照进现实。

数据显示,2021年一年,北京常住人口数量减少0.4万,上海人口仅增长1.07万,广州人口增加7.03万,三个城市加起来才新增7.7万,人口吸引力均远不及新一线城市。

北京、上海人口增量原地踏步不算意外。作为中国政治中心、经济中心,这两座超级城市减量发展多年,即便抢人,也只针对清北复交等顶尖高校的人才,落户门槛高居不下。

匪夷所思的是广州,往年抢人战绩仅次于深杭,去年新增人口却只有7.03万,被一众二线城市甩在了身后,堪称断崖式下跌。

这座经济相对稳健、各方面均好性不错的一线城市,今年会放出什么抢人大招吗?

同为一线城市,深圳2021年新增人口数据尚未官宣,但据七普数据,截至2020年底,人口达1756万,10年猛涨714万人。鉴于往年都是和杭州争夺中国城市人口增量冠军的势能,深圳2021年人口增量也多半位居前列。

不过,由于腹地有限、房价高企,深圳已经告别了以往粗放抢人的步伐。

去年6月,深圳出台草案,计划到2035年,常住人口控制在1900万人内,实际管理服务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若按照深圳1756万的常住人口和约2200万的实际管理人口数量来看,深圳每年最多人口新增量不能超过10万,人口天花板已经清晰可见。

▲图片来源深圳政府网

此外,深圳落户门槛也在收紧,施行多年的人才落户补贴已经取消,学历型人才认定底线为全日制本科,技术型人才底线要求调整为“中级职称+全日制大专”。可见,深圳抢人,已悄然步入“苦练内功”、追求人才质量的新阶段。

而一旦深圳人口减量,会无形中对周边城市形成重大利好,除了毗邻的东莞和惠州作为卫星城享受到地铁外延的利好,未来通过一座桥便可联通的中山和珠海,都将承接大部分产业、人口的外溢。

换句话是,以后来了不是深圳人了,但可以是东莞、惠州、中山、珠海人。

▲到2035年,深圳地铁轨道还将至少增长577.4公里,触角也将伸向周边更多腹地范围

根据已公布的数据排名来看,陷入负增长的城市,则大部分都在京津冀地区。除了北京之外,还包括唐山、石家庄与天津,数值分别为 -2.1 万、-3.68 万和-13.6 万,其中直辖市天津,人口负增长最严峻。

就连天津辉煌一时的滨海新区,过去十年间也呈现出人口锐减的态势。据七普数据,2020年滨海新区常住人口有207万,2010年滨海新区常住人口数量为242万,与10年前相比,人口减少了35万。

▲天津市滨海新区

明明持有大好的高考红利,但依然留不住人才,天津的发展存在多方面原因。

这座北方工业城市,一直给人“大而不活”的印象。一方面,经济结构老化。从产业结构来看,全市的经济总量有近一半都是来自工业贡献,铺天盖地都是石化、钢铁等传统重工业,产业转型缓慢,民营经济少,活力不够。

另一方面,天津的第三产业一直提不上来。当地服务业不景气,除了渤海银行,当地没有第二个令人深刻的金融机构。从代表地区经济的上市公司来看,在沪深两市挂牌的天津A股上市公司数量,也远远不及杭州、南京、成都等城市。

直辖市天津尚且如此,唐山、石家庄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它们和河北诸多城市一道,更多扮演着“北京后花园”的角色。在南强北弱的新变局下,人才、产业、投资等要素往南方走,已是既定趋势。

▲燕郊的夏威夷南岸住宅区

说起来,环京一带是个特殊的片区,为什么特殊,从前阵子的新闻就能窥知一二??凑齐“六个钱包”买在燕郊以为是北京睡城,一旦疫情爆发却无法通过潮白河大桥进京,只能家里蹲。

多么无奈,又多么现实。

03

小结:一二线“吃肉”,小城未必“喝汤”

新一轮城市化的主基调,是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地随人走,人随风口产业去??这个趋势不会改变。

除了城市群化,老龄化、少子化、单身化、不婚化、阶层固化也是后工业社会影响人口数据的重要维度。

随着中国人口增长率趋稳,存量收割占据主流,抢人大战愈发演变成一种零和博弈的筹码,有城市在疯狂扩张,就有城市在收缩、衰老。

一大显著特点,是那些抢人大战的戏码基本上都在一二线城市上演,三四线城市似乎都已经放弃挣扎了。

这其中,一线城市趋于饱和,都在消化存量的道路上放慢抢人步伐,追求“掐尖”,更突出人才和创新;二线城市,尤其是一些强省会,开始突出重围,迎来不少人口的涌入和留存。

这是一条人口流动的明线。

暗线是一些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城市,一些几度落寞的城市,凭借着机场红利、能源红利、区位红利,在试图重新焕发生机。

这些潜力之都,既包括鄂州、湛江这些靠着机场红利迎来经济发展又一春的“隐秘”之城,宁德、宜宾这种布局电池上下游产业链、抢占中国锂都的“黑马”,也包括嘉兴、惠州这种人口随着产业外溢到周边的卫星城,其未来的人口涌入,同样不容小觑。

人口大变局背后,城市化悄然步入白热化新阶段。

一场别开生面、愈发激烈的城市大洗牌运动,才刚刚开始,凯发k8.com

电话:86 1317 3122242
传真:1317 3122242
邮编:276826
地址: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