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ysb体育app官网下载 >

这届00后,迷恋小众陌生人社交_2

作者:admin时间:2022-10-08 01:28浏览:
html模版这届00后,迷恋小众陌生人社交

  原标题 这届00后,迷恋小众陌生人社交

  原创 燃财经工作室 燃次元

  燃财经出品

  作者丨马舒叶

  编辑丨曹 杨

  2022年初,一款名为“?喱”的陌生人社交APP一夜爆火,Z世代疯狂“涌入”,使其一度占据应用下载榜单首位。

  这背后,是00后对于社交场的新选择。当00后进入社交场,除了保留着熟人社交常用的微信、QQ外,那些足够大众化的陌生人社交APP,如陌陌、探探、Soul等早已被他们“抛弃”。

  取而代之的,是00后手机里,几乎人人都有的小众陌生人社交APP。

  “Soul我早就停用了。”还在读大一的曾倩告诉燃财经,学习、生活上的联络和社交就是微信或QQ来解决,单纯的兴趣交友则会选择陌生人社交产品。

  不过那些被大众熟知的陌生社交产品不是曾倩的“爱”。“陌陌和探探对我来说太古老了,Soul倒是用过,但总觉得有点乱。”卸载Soul后,曾倩很快就沉迷上了小众陌生人社交APP。

  “你不用担心被骚扰,多的是好玩的主题聊天房,我甚至能和兴趣相同的朋友在小众社交APP上学日语!”在被朋友安利下载后,曾倩养成了几乎每天都要上线某小众APP的习惯,“大家都是匿名,氛围非常轻松,进入主题房的都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年轻人,所以很容易聊‘嗨’”。

  和曾倩一样着迷小众社交APP的还有2001年出生的袁朗。作为Soul曾经的忠实用户,袁朗难以忍受Soul的变化最终选择了离开。“以前Soul更多是兴趣交友,现在只剩下找男女朋友这一类人群,反而在很多小众社交APP上,可以看到真实的生活分享,交到兴趣相投的新朋友。”

  与曾倩和袁朗一样,迷恋小众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年轻人日渐增多。燃财经在知乎、小红书等平台发现,与小众陌生人社交APP相关的内容分享层出不穷,00后、95后用户的自发安利和推广正推动众多小众陌生人社交APP迅速“出圈”。

  图/小红书小众社交APP分享帖(左)

  知乎小众高质量社交软件提问(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艾媒咨询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不断增长,2020年已接近6.5亿人。另一组来自Mob研究院的调查数据显示,在1995-2010年出生群体的线上社交兴趣倾向中,有超过40%的受访者偏好寻求有共同兴趣爱好的陌生人。这也直接催生这个赛道玩家的不断增多。据天眼查数据的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已有超1600家陌生人社交相关企业,产生660多起融资事件。

  资深投资人库拉对燃财经表示,如今,无论是陌陌、探探、Soul这类主打恋爱需求的陌生人社交APP,还是切入兴趣交友的小众陌生人社交APP,其实都在争夺00后。新生的年轻人群体多样的社交需求推动着Soul这类传统APP在产品机制、社区功能等各个方面持续创新,也带火了一批冷门的陌生人社交APP,如递爪、Dots等等。

  在00后涌入陌生人社交后,他们“不爱大众爱小众”的个性化需求,正推动着陌生人社交行业的变局。当然,也必然给陌陌、Soul等老牌玩家带来冲击和压力。

  00后不爱大众爱小众

  “小众陌生社交APP真的绝了。”袁朗告诉燃财经,他在知乎“2021年有哪些比较小众又高质量的社交软件”的提问下,被安利了一款叫做Dots的陌生人社交产品。

  “Dots就是我的秘密花园,在微博、微信、QQ里我面对的都是熟人,要去扮演既定的角色,但在Dots不用在意长辈、同学的目光,没有人会觉得我中二、矫情”。

  00后的卢慧同样深度沉迷Dots,她告诉燃财经,“因为太闲想找个APP打发时间,亚美优惠,我就把Dots当成能畅所欲言的朋友圈。”

  Dots创始人戈君向燃财经表示,“人的社交需求有强弱之分,中年群体通过微信与朋友、老板保持联系属于强需求,而年轻群体更多存在恋爱、好玩、朋友圈、树洞等弱需求。”

  戈君透露,2020年上线的Dots第一批用户就是大学生,“用户会在Dots上分享琐碎的日常生活,这种分享形成了Dots独特的社群氛围。”

  “在Dots我认识了天南地北的新朋友,这都是我现实中接触不到的。”除了Dots,卢慧在手机里还下载了Space、树洞、递爪等多个陌生人社交产品。

  曾倩便是递爪的用户之一。曾倩是在2020年疫情期间被朋友安利的递爪,“我能和兴趣相投的朋友聊到凌晨三四点。”曾倩告诉燃财经,有时候就算不想说话,也还是会打开APP去旁听,“为的就是可以听到更多兴趣相投的朋友的聊天。”

  和曾倩一样,1999年出生的徐华也是在疫情期间下载的递爪。“我是无意间浏览小红书后看到有人推荐下载的。”徐华表示,下载了递爪之后,却惊喜得发现了这里面的一个英语角话题房间,“我喜欢在这里和新朋友一起练习口语。”

  图/递爪APP主题房界面(左)

  Dots APP话题讨论界面(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在Dots畅所欲言、在“海棠诗社”主题房讨论古诗、在英语角学习英语,甚至一个人不敢走夜路,也可以三五成群在聊天房里互相打气……递爪的产品经理朱晓华告诉燃财经,“95后、00后正处在有最强烈社交需求的年龄,他们更喜欢与现实中、朋友圈里难以遇到的有意思的人进行交流。”

  朱晓华补充道,现实中或许很多用户是身处某三线城市的不知名院校,相较于一二线城市来说,较难遇到优秀的专业人士。但不管是在递爪还是其它社交产品上,都很好地满足了他们的这一需求。

  如朱晓华所说,高质量交友环境成为小众陌生人社交产品吸引00后的关键因素之一。除此之外,“小众APP”这一比较宽泛的属性也深深吸引着00后。燃财经发现,在华为应用商店,相对“小众”的Dots目前下载量仅为11万,树洞、SPACE下载量分别为22万、153万,而同为陌生人社交产品的陌陌下载量高达22亿次,探探和Soul均以超10亿的下载量紧随其后。

  但“人少”恰好创造出了更纯净的用户社群。

  曾倩告诉燃财经,“递爪整体氛围非常干净,大家能自由的表达自己,结交朋友。”袁朗也表示,“Dots没有所谓的相亲房,也不会打榜送礼物,在这里有很多素未谋面的新朋友,享受着不被打扰的小世界。”

  陌生人社交产品“变味儿”

  2011年8月,主打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产品陌陌诞生,从一出生就享受了互联网的红利的陌陌,仅用4年就实现了月活跃用户(以下称为“MAU”)突破1亿。紧随陌陌其后的,是对标国外陌生人社交软件Tinder的探探。2016年11月,探探凭借日活跃用户超过500万、总共完成了近60亿次配对的成绩,成为了国内继微信、QQ、微博之后,90后最大社交平台。

  也是在这一年,“轻颜值重灵魂”的Soul诞生。因定位年轻群体、无需用户上传真实照片即可匹配、交流兴趣话题等差异化特点,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根据此前Soul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其平均MAU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同比增长80.7%。截至2021年3月份,其平均MAU已经达到3320万。

  但不管是陌陌、探探还是Soul,与其日益增长的用户量紧密相连的则是相继陷入“约炮平台”、沦为网络“杀猪盘”口碑逆境。

  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燃财经搜索“探探”和“陌陌”,与之相关的投诉数量分别高达15361条和11300条,其中大部分涉及到了“自动扣费”、“诱导消费”,以及“陌陌平台以相亲为由,引诱刷礼物”等问题。在豆瓣搜索“Soul”,燃财经则关注到排在首位的分享涉及到的多为“骗子”、“乱糟糟”等关键词。

  图/黑猫投诉探探搜索结果(左)

  豆瓣小组关于Soul的吐槽(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曾倩告诉燃财经,因为没用过陌陌和探探,不好发表评论,但却实实在在的体验过Soul。“很排斥,主要是因为体验感太差。”曾倩直言,三年前第一次登陆Soul的她被陌生人简单直接的“你多大了?”“哪里的人?”“要约着玩吗?”的三连问给吓跑了。“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被冒犯了,便立马卸载了Soul,从此没再用过。”

  同样卸载了Soul的还有袁朗,但与曾倩不同的是,袁朗曾是Soul的“老粉”。从2017年到2021年底,袁朗直观的感受到了Soul从一个精致的分享平台变成了“不单纯”地约聊人群聚集地的过程。“我是因为喜欢创始人魂淡君这个人才下载的。但慢慢地,随着注册人数的增加以及广告数量的增多,Soul的氛围一下子就变了,和‘单纯’更是没什么关系了。”

  2021年底,袁朗彻底卸载了Soul。

  燃财经发现,与陌陌、探探、Soul在00后群体的口碑滑坡呈相反态势的,是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有着超万篇分享小众陌生社交产品的帖子,其中便不乏文中提到的递爪、Dots、树洞等产品。

  “递爪可能就赢在了比较简单吧。”朱晓华向燃财经表示,市场调研后,他们发现当前市场内基本都是一对一的社交模式,于是便开始思索多人社交的新场景。

  “Z世代是陌生人社交需求最旺盛的群体,他们有着多样化的社交需求,包括交友、恋爱、排解孤独、打发时间等等。”朱晓华坦言,陌陌、Soul等老牌陌生人社交产品更多的满足了用户的恋爱需求,但却没有满足这群年轻群体的多样化诉求。基于此,市场上也就还存在着很大的社交需求空白。

  朱晓华补充道,“现实中陌生人社交都是从共同兴趣开始从而不断产生话题的,并不是简单粗暴的左滑右滑。我们决定回到正常的社交场景,去挖掘人在两性之外的社交需求。”

  “从陌陌到Soul,陌生人社交似乎只剩下单纯的荷尔蒙吸引,这些APP更多的只是名字不同,本质或许并无差异。”投资人库拉则补充表示,但如果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能够真正解决00后的社交需求,帮助年轻群体建立有效的关系,解决“孤独”或“孤单”的问题,谁又能保证不会诞生下一个Twitter呢?

  小众困于商业化

  尽管受到Z世代的追捧,但目前来看,小众陌生人社交产品尚困于叫好不卖座的现状下。

  库拉便直言,尽管递爪、clubhouse等有过“风光的时刻”,也让资本很有信心期望通过00后偏爱的多人社交推动整个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代际更替,但是这些产品都是昙花一现。

  “其根本问题还是在于盈利。”库拉表示,小而美的多人兴趣社交APP,似乎难以避免过度商业化带来的用户流失以及商业化不足带来的盈利危机。

  如库拉所说,无论是陌生人社交产品亦或其他,商业化都在所难免。但过度的商业化,也直接造成了用户体验不佳直至流失。

  戈君告诉燃财经,“恋爱”和“朋友圈倾诉”是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主要需求,尽管二者都会面临用户留存的挑战,但却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局面。

  戈君分析表示,专注恋爱需求的产品很难解决“成一对走一对”的问题,往往成的效率越高,用户流失就越快。可如果“成”的效率很低,又不符合用户的预期。这也正是Soul在用户流失之前设立收费点(如送礼物),同时限制用户某些关键需求(如匹配聊天次数)的原因。“为了延长用户生命周期降低用户体验,也是Soul的无奈之举。”

  但以“朋友圈倾诉”为主的陌生人社交产品,用户留存效果就好了很多。朱晓华告诉燃财经,“有很多用户通过聊天房成为朋友,一开始我担心用户加了微信就会离开平台,但后来发现,很多用户即使加了微信,线下见了面,还会继续在主题房里聊天。”

  线上匿名交友带来的轻松感和广阔的交友空间成为了以“朋友圈倾诉”为主要功能的陌生人社交产品的核心竞争优势。

  可一旦这些产品的用户量上升,脱离“小众”标签,那必然会带来社区氛围的变化,原有的忠实用户也会随之流失,这也是导致小众陌生人社交产品在商业化探索上举棋不定的主要原因之一。

  朱晓华告诉燃财经,“递爪在商业化上走得很慢,甚至在2021年停服的时候还没有建立会员制度。”由于盈利空间有限,递爪甚至没有预算去做市场推广,只能依靠年轻群体的口碑传播。

  戈君向燃财经表示,当前Dots的用户次日留存达到70%、周留存达到30%,相比同类社交APP处于较高水准,但Dots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任何的商业化。“APP想要活下去,商业化就无法避免。用户角度的‘好’平台未必是一个能长期存续的平台,APP需要在用户和商业化之间取得平衡,这才是对用户长期负责的理性判断。”

  一位资深的投资人向燃财经表示,在社交领域,熟人社交市场已经被微信、QQ分割,但陌生人兴趣社交还存在着机会,可是社交产品普遍的创始阶段难变现、变现途径少也阻碍着陌生人社交产品的长期发展。

  库拉向燃财经表示,“现在投资市场对陌生人社交的关注度确实在下降,整体社交行业的趋势并不利好。但是在2020年到2021年,不少聚焦新场景的社交产品却得了到资本青睐。如主打剧本杀社交的‘百变大侦探’获得三千万融资,主打狼人杀交友的‘假面科技’从2014年以来已经获得五轮融资,成为上市预备军”。

  库拉进一步补充道,“资本都在看,像递爪、Dots这样的多人兴趣社交产品是否能创造可行的盈利模式,但现在断言多人兴趣社交会成为未来陌生人社交的新力量,还为时过早。”

  朱晓华也表示,“社交本身和整个移动互联网大环境息息相关,当前整个移动互联网都没有新技术出现,单纯靠商业模式的创新很难出现大的机会。”

  事实上,盈利一直是横亘在所有社交类产品面前的一座高峰,头部产品也不例外。而为了寻求进一步的业绩增长,2019年Soul推出虚拟商品交易、随后2021年Q1上线电商交易新业务;2018年至今,陌陌逐步转向直播为主的场景化社交以便提高用户留存率;2020年探探也在探索娱乐游戏和社交的新融合等。

  戈君表示,“对于多人兴趣社交APP,可以尝试用户付费聊天制度,满足用户倾诉欲的同时实现盈利,将社交平台转型为服务交易平台,也不啻为一种新思路。”

  或许未来的社交产品并不会成为00后心中那个小而美的“伊甸园”,但它必须拥有自我造血的能力,以便更长期地满足用户的需求。

  同样喜欢陌生人社交的90后润嘉与00后偏爱小众陌生人社交APP形成了鲜明对比。

  润嘉告诉燃财经,自己在选择陌生人社交APP时,会首先下载市面上比较火的或被大众所熟知的产品。“陌陌和Soul都是我目前在用的产品。虽然我也会去尝试挖掘一些小众的、新的APP,但使用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基本玩几天就卸载了。”润嘉称,卸载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会觉得这些小众APP上的用户太少,缺少了很多乐趣。

  润嘉和上述00后们对陌生人社交截然不同的需求,或许刚好直观地反应了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发展变化。

  参考资料:

  《近十年“陌生人社交”融资近300亿,场景化社交兴起》,来源:企查查数据研究院。

  《陌生人社交APP:一直没有进化》,来源:壹娱观察。

  《陌生人社交十年沉浮:一哥老矣,小弟难当》,来源,财经故事荟。

  *题图及部分文内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曾倩、袁朗、徐华、润嘉、卢慧、库拉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电话:86 1317 3122242
传真:1317 3122242
邮编:276826
地址: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